剛剛,他把自己的老板干成了世界首富!
2024-03-07 14:45 貝索斯 亞馬遜

2剛剛,他把自己的老板干成了世界首富!

來源:華商韜略(ID:hstl8888)作者:熊劍輝

如果說這是一個奇跡,那——

敲中老板的大光頭,

就是奇跡的開始。

01

首富的身后

3月4日的彭博億萬富翁指數榜單顯示: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超越馬斯克,以2003億美元的身家再度問鼎世界首富。

如果把這個數字看成一個國家的GDP,那它可在2023年全球各國GDP排行榜上,超越阿爾及利亞(1950億美元),位居第54位。

真正是——富可敵國。

這也是前兩年頗有不順的貝索斯期待已久的“復仇”,其關鍵力量源自亞馬遜的業績飆升。

2023財年四季度,亞馬遜實現凈銷售額1699.61億美元,增長14%;但凈利潤達106.24億美元,同比狂飆37倍。

整個2023財年,亞馬遜歸屬普通股東凈利潤達304.25億美元,暴增1217.74%。

這令亞馬遜曾經跌到不像樣的股價持續反彈,并在剛剛過去的2月大漲13.89%,總市值突破1.8萬億美元。

在很多人記憶里,亞馬遜這座全球最大的“萬物商店”依然是貝索斯當家。但實際上,他2021年已從CEO位置上卸任,如今與亞馬遜的最大關聯就是——在股票上瘋狂套現。

美國證監會(SEC)文件顯示,僅在今年2月,趁著亞馬遜的超級利好,貝索斯就狂拋1200萬股,套現超20.4億美元。

真正將貝索斯推上全球首富,也為亞馬遜業績暴漲立下汗馬功勞的,是被譽為“貝索斯之影”的帝國掌門人安迪·賈西(Andy Jassy)。

02

貝索斯之影

1968年出生于紐約的賈西,1990年畢業于哈佛大學,1997年再從哈佛商學院拿到畢業證書,并加入亞馬遜工作。

入亞馬遜的第一年,他就從一眾高手中“脫穎而出”:

在一場喧鬧的“掃帚球”游戲中,作為亞馬遜萌新員工的他手拿皮劃艇槳,一個不小心就狠狠地敲中了貝索斯的大光頭。

這個第一印象并不美好,但令未來的首富終身難忘。

后來,亞馬遜為避免破產瘋狂裁員,賈西差點被掃地出門。依然牢牢記得這一棒的貝索斯,把他留了下來。

再之后,與貝索斯交集更多的賈西,開始了他的開掛之旅。

2002年,賈西被任命為貝索斯的“技術助理”,美其名曰是貝索斯的智囊、幕僚、伙伴,但貝索斯的火爆脾氣,讓這個職位成為“老板出氣筒”的代名詞。

但賈西卻混得如魚得水,干得風生水起。核心是一條——

緊密跟隨貝索斯的腳步和思想,拼命向他學習與靠齊。

他如影隨形,幾乎參加了貝索斯參加的所有會議,他觀察貝索斯如何工作、如何提問、如何領導,從中舉一反三,了解貝索斯的思維邏輯,形成自己的思考和邏輯。

到后來,他甚至可以預見貝索斯會提出什么問題,又如何解決問題……

最終,賈西成為真正的“戰略智囊”、“貝索斯之影”。

2003年,賈西得到一個自己單干的機會,嚴格地說,是他自己給自己創造了一個機會。

當時,賈西發現亞馬遜的程序員在開發程序、共享數據時,都各自為政地“重復造輪子”,效率很低下,而亞馬遜的云存儲,能輕易解決這些問題。

再進一步,他認為,云市場將在未來非常有潛力。

于是,他在高管會上提出了公司應該拓展云儲存、進軍云計算的想法。

當時,亞馬遜的電商業務剛剛盈利,搞云計算多少有點“不務正業”。兩派于是展開激烈論戰,有人直指賈西“不懂技術”,但賈西反駁說自己“最懂客戶”——這一點,很像不懂技術的馬云當初下決心做云。

貝索斯聽完兩邊的意見,當機立斷,給了賈西一個57人團隊,讓他放手一搏。

這也可能是貝索斯除了成立亞馬遜之外所作的最正確的決定。因為,這一搏,搏出一個勢不可擋的超級業務——亞馬遜云(AWS)。

AWS對亞馬遜有多重要?

2020年,AWS營收達453.7億美元,占亞馬遜總利潤的63%,撐起公司的大半邊天。

2023年,AWS依然豪占31%的市場份額,力壓微軟、谷歌,穩居全球第一;銷售額更高達908億美元,是亞馬遜業績暴增的中流砥柱。

從57人團隊發展到全球云業務巨無霸的整個過程中,賈西都是第一關鍵人。

貝索斯的管理風格,是“嘴狠”,手也比較狠。比如員工沒有完成好任務,他會一頓猛批后甩出那句扎心的狠話:

“如果再聽到這樣的話,我不如自殺算了!”

“平易近人”的賈西,則是“嘴不狠”,但是“手特別狠”,他做事雷厲風行,絕不拖泥帶水。

賈西的工作會在內部被稱為“Chop會”,只解決問題,絕少有廢話。一旦他發現你講的東西對解決問題沒有幫助,會微笑著直接請員工閉嘴,再也不給發言機會。

這把跟他一起做事的人都逼成了一針見血的高手,分析問題解決問題,都直擊本質,穩準狠。

對競爭對手,賈西同樣很狠。

2013年,為應對友商競爭,他直接將AWS部分產品的服務價格狂降80%。

這個舉措幾乎遭到所有人從內心的抵觸和反對,但反對無效,只能聽他的。

事實證明:他賭對了。

降價不但帶來了海量的客戶,讓客戶更加瘋狂地使用和依賴上AWS,也將友商的利潤壓縮到極限狀態,拖累了它們的進程。越來越多的大公司,如網飛(Netflix)等每年不惜在AWS上花費數十億美元,一起拱衛著AWS的地位。

而且,它不但造福了客戶,也更培育了市場。

2018年,美國笛卡爾實驗室利用AWS的云資源,僅花費5000美元,就搭建起一臺“超算”,沖進2019年全球超算排行榜第136位。

也正是在這些客戶的持續加強的應用之下,全球云市場得到快速的成長。

也是靠了AWS無可爭議的彪悍業績,當2021年貝索斯決定退出一線去瀟灑,賈西無可爭議成為了亞馬遜王國的接班人。

但當時的賈西接下的,更多卻是一個四面楚歌。

03

超級水逆

2022年7月,賈西接手亞馬遜一周年之際,亞馬遜已被超級“水逆”打得抬不起頭來。

一年間,亞馬遜股價從最高點狂泄46%,創下近20年來的最大跌幅,市值蒸發超6000億美元。

這背后,是一連串猝不及防的內憂外患。

全球疫情持續、美國通脹屢創紀錄、供應鏈時斷時續、消費支出放緩等,都是讓賈西頭痛不已卻無可奈何的大問題。

與此同時,反壟斷也讓亞馬遜成了眾矢之的。

僅2021年7月,就有12項反壟斷調查上門,美國眾議院、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歐盟……全是惹不起的主,開口就是幾億、幾十億的罰單。

外面烏云壓頂,內部也是風聲鶴唳。

賈西接手不久,亞馬遜高管們就因不滿“低薪”,50多人集體請辭,掀起一場人事風暴。

請辭之外,還有辭退的壓力。

貝索斯離職前恰逢疫情推動線上繁榮,他大舉擴張招募的員工,但風口一過,轉眼就成了賈西手上的過剩產能、超支成本。

盲目擴張的后遺癥逐步顯現,火熱的工會運動更讓人心神不安。

連亞馬遜最引以為傲的云計算,也被友商“偷了家”。

像沃爾瑪和塔吉特,由于與亞馬遜在零售領域正面交鋒,轉身投入微軟和谷歌的懷抱;亞馬遜一進軍醫療,藥業巨頭葛蘭素史克就迅速將AWS拋棄。

最致命的一擊,來自此前對“特斯拉勁敵”Rivian電動車的投資。2022 年,僅此一項,亞馬遜巨虧127億美元,拖累當年財報凈虧27億美元。

……

到處是雷,到處是坑,就連亞馬遜內部高管們,都在疑問:

2021年已經拿上了2.1億美元高薪的賈西,會選擇保守的縫縫補補,維持局面,還是會大動干戈,帶領亞馬遜絕地反擊?

04

狂徒利刃

賈西的選擇,當然是大動干戈。

如果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那他的拯救計劃,堪稱“火燒亞馬遜”。

他像殺手一樣大把大把的裁員:2022年,賈西高舉“屠刀”,在血雨腥風中狂裁——超10萬人。

別的公司裁到“大動脈”,賈西卻直接砍“大腦”——連Alexa人工智能這種炙手可熱的部門都被連根拔起。

大規模的“萬人斬”,一直延續到2023年;當年3月,亞馬遜宣布裁員9000多人,基本將在大公司混吃等死的員工屠戮殆盡。

對此,賈西發表了一份莫得感情的聲明:“由于經濟不確定性,我們選擇再次精簡公司的成本和員工人數。”

整頓人事的同時,業務也被大刀闊斧。

他誓言打造極致的商業生態環境,對刷單欺詐的平臺賣家全球大追殺,包括不少中國“問題”賣家,都被砍得嗷嗷亂叫,吐槽“亞馬遜有錢不賺是不是傻”?

房間還沒完全打掃干凈,他又瘋狂促銷迎客:

2022年,亞馬遜猛搞了一把一年一度的“Prime Day”(相當于“6·18”),但賈西依然不盡興。

那就再搞一次。

于是,“Prime Early Access Sale”(相當于“11·11”)又來一場。

自己搞還不過癮,他又與Facabook、Instagram、Snapchat等達成廣告合作,用戶在這些平臺上不用跳轉,直接結賬,大大縮減購物鏈路。

一招招下去,亞馬遜吸引力和銷售力更大了,他開始把“屠刀”揮向平臺賣家,大幅提高平臺抽成,平臺商家雖有怨言,但也只能認了,畢竟它是全球第一大電商,是掌握潮水方向的人。

整套組合拳下來,亞馬遜電商業務也在2023財年第四季度迎來業績飆漲。其中,廣告服務凈銷售額146.54億美元,大漲27%,成為增速之王;在線商店凈銷售額為705.43億美元,堪稱貢獻最大的中流砥柱。

但這些可能還不是賈西讓亞馬遜得到華爾街重新追捧的關鍵,更關鍵的是,夯實根據地的同時,他還為亞馬遜打造了通向未來的方舟。

3月5日,Anthropic發布Claude3,號稱實現了對ChatGPT-4的全面超越。

而Anthropic背后的大金主,正是亞馬遜。

僅2023年,“屠夫”賈西就在Anthropic身上豪擲40億美元,默默無語地與OpenAI和微軟爭奪生成式AI的未來霸權。

此外,亞馬遜還強力入主人形機器人公司Figure AI,其機器人強大到僅觀看人類示范視頻就學會了煮咖啡,可與馬斯克的機器人爭高低。

這讓亞馬遜在云之外,又有了嶄新的空間和想象力,有了再次引領浪潮的資本。

對中國來說,賈西的故事之重點,或許還在于企業的交班與傳承。

而且,不只賈西,庫克率領蘋果,成就3萬億美元傳奇;納德拉帶領微軟,再上全球市值第一的高峰……

我們總是更喜歡喬布斯、馬斯克、貝索斯、比爾蓋茨作為創始人的創業故事和精神,但他們的交班,以及他們傳下來的這些人和這些事,同樣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