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體育夢”,難了
2024-03-08 14:05 王健林 足球

2王健林“體育夢”,難了

來源:鴻途FLY(ID:hongtufly)作者:孟帥

王健林的華蓋運,還沒到盡頭。

作為地產圈大佬曾押寶足球生意的代表玩家,萬達如今似乎也沒有更多的心思和籌碼來發展足球生意了。

據SportBusiness報道,國際足聯(FIFA)目前正與萬達集團陷入糾紛,由于該公司未能按時支付與國際足聯合同中的預定款項,FIFA已停止激活萬達集團的贊助權益。曾經豪擲8.5億美元才拿下世界杯最高一級合作伙伴名額的萬達,或將就此失去在下一屆世界杯中露臉的機會。

作為靠地產生意登上過中國首富寶座的大佬,王健林對于足球的熱愛已不是什么秘密。早在上個世紀90年代,由王健林掌舵的萬達就曾入主大連球隊。

在此期間,大連萬達更是曾創下四奪甲A 聯賽冠軍、連續55 場不敗的戰績。此后,王健林一度因不滿判罰宣布退出中國足壇。不過,2011年,王健林又拿著5個“小目標”以其他形式重返中國足壇。

因為熱愛的足球運動,王健林內心深處的體育夢開始萌芽。2015年,承載了王健林體育夢的萬達體育,先后收購了瑞士盈方、馬德里競技、美國世界鐵人公司等極具分量的體育資產。在王健林的努力運作下,萬達體育于2019年登陸納斯達克。

不過,大舉并購的萬達體育,也在日后逐漸暴露出了負債率高企的隱患。疊加外部環境等因素的影響,萬達體育先是在2020年7月宣布出售了世界鐵人公司,之后又在2021年1月告別納斯達克,結束了自己僅僅500多天的資本市場之旅。去年8月,市場上甚至又傳出萬達或掛牌出售旗下優質資產盈方體育的消息。

從此前不斷擴張的瘋狂“買買買”,到如今為求自救的瘋狂“賣賣賣”,王健林的“野心”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在主業深陷危機之際,王健林的體育夢不得不往后推遲。這一次王健林所展現出的決絕,能否再一次幫助他渡過難關,仍需要交給時間來檢驗。

01

因未按時付款,萬達被國際足聯撤銷贊助權

在2022年11月胡潤研究院發布的《2022胡潤百富榜》中,王健林以1000億元的財富重新奪回內地地產首富的寶座。這一年,王健林掌舵的萬達還在當年舉辦的卡塔爾世界杯上刷足了存在感。一時間,王健林大有滿血歸來之勢,甚至還有媒體放言“地產圈就剩王健林玩得起足球了”。

然而,過去一年,王健林為了解決珠海萬達商管的對賭危機,開啟了瘋狂“賣賣賣”的模式。如今,王健林可能連世界杯的贊助錢都“掏不出”了。

據SportBusiness報道,國際足聯目前正與萬達集團陷入糾紛,由于該公司未能按時支付與國際足聯合同中的預定款項,FIFA已停止激活萬達集團的贊助權益。

雷達財經了解到,近日在迪拜舉行的2024年國際足聯沙灘足球世界杯期間,萬達集團的相關露出和標志并未出現在場邊廣告位,相關品牌露出也從FIFA流媒體平臺FIFA+中刪除。

對此,萬達體育集團國際事務部總經理胡成根在一份電子郵件中表示,由于保密需要,無法對此話題發表評論。萬達自2016年以來一直是國際足聯的合作伙伴,并繼續與國際足聯就多個話題進行積極討論。

回首2022年舉行的卡塔爾世界杯,彼時一眾中國品牌搶先中國隊一步實現了登上世界杯的雄心壯志。據全球數據分析和咨詢公司Global Data公布的數據顯示,這屆世界杯中中國企業豪擲13.95億美元,超過美國贊助商的11億美元,成為了本屆世界杯的最“壕”贊助商。

據雷達財經不完全統計,這屆世界杯來自中國的“金主”名單中,可以看到包括萬達、海信、蒙牛、vivo等在內的品牌的身影。還有消息稱,參照上一屆世界杯的經驗,咪咕、抖音為了拿下寶貴的轉播權,付出的代價或將超過10億元。

據悉,世界杯的贊助商體系大致可以分為三級,分別為國際足聯合作伙伴、世界杯贊助商和區域贊助商。根據等級的不同,贊助商可以從世界杯獲取到的利益也不盡相同,更高等級的贊助商通??梢垣@得更多的利益,但企業為此需要付出的代價也相應會更高。

其中,萬達集團是本屆卡塔爾世界杯最大的中國贊助商,同時也是國際足聯七大官方合作伙伴之一。除了萬達外,一同成為國際足聯七大官方合作伙伴的品牌,還包括可口可樂、阿迪達斯、現代起亞、卡塔爾航空、卡塔爾能源、VISA。

作為國際足聯的頂級合作伙伴,前述這些品牌不僅可以在世界杯的每一場比賽中擁有8分鐘的單獨廣告展示機會和特權,還享有國際足聯旗下所有賽事的所有廣告和營銷權。

然而,想要拿下世界杯的頂級合作伙伴名額,需要花費不小的代價。時間回撥至2016年,彼時萬達豪擲8.5億美元才成功與國際足聯簽下了為期15年的合約。

作為國際足聯100多年歷史以來首個來自中國的頂級贊助商,萬達派出了董事長王健林與時任國際足聯副主席鐘大衛(David Chung)、中國足協副主席張劍一同出席了發布會。

在王健林看來,贊助足球是非常值得的。王健林在發布會上表示,萬達與國際足聯是一攬子的合作,并不是簡單地“給點錢、露露臉”,而是形成企業、國家、國際足聯多贏的局面。

王健林堅信,中國足球產業正迎來從來沒有過的發展春天和大好形勢,只要經濟水平隨之提高,足球在中國、在亞洲的發展前景也會像歐洲一樣。所以,萬達牽手國際足聯,是“非常值得的”。

而在一年前國際足聯召開的大會上,國際足聯更是給足了王健林牌面。那時,王健林不僅是全場唯一一位受邀的非國際足聯代表,甚至就連他的椅子都被擺在會場第一排的中間。

在2018年舉辦的俄羅斯世界杯上,萬達首次登上世界杯的舞臺。彼時,擁有世界杯護旗手招募獨家權益的萬達,還選送了由其資助、來自貴州丹寨的6名少年擔任護旗手。

2022年舉辦的卡塔爾世界杯,萬達將印有“萬達文旅”字樣的廣告牌送上了賽場。與此同時,作為阿根廷國家隊在中國的獨家商業合作伙伴,萬達體育還助力萬達投資集團、伊利集團、廣汽三菱、靈犀互娛、盼盼食品、庫迪咖啡、萬家樂7家企業與阿根廷國家隊達成合作。

按照計劃,萬達與國際足聯簽訂的為期15年的合約,將涵蓋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以及還未舉行的2026年世界杯和2030年世界杯,但隨著此次國際足聯與萬達集團糾紛的發生,萬達能否再在接下來的世界杯中亮相變得充滿不確定性。

有分析人士指出,與大多數品牌贊助世界杯的思路略有不同,萬達豪擲重金拿下世界杯頂級合作伙伴名額的舉動背后,其目的并不僅僅是單純地做廣告營銷,而是為了打造一座覆蓋全產業鏈的體育帝國,進一步鞏固自己的體育產業。不過,由于萬達近些年自身境況不甚樂觀,其贊助世界杯的初心或許已發生變化。

02

地產大佬王健林,緣起足球的體育夢

事實上,曾榮登過中國首富寶座的王健林,有一顆非常大的“野心”??康禺a發家的他,有過文旅夢,有過電影夢,自然也少不了體育夢。雷達財經在萬達集團官網搜索關鍵詞“體育”,可以搜尋到足足61頁的關聯結果。

其實早在千禧年之前,王健林的體育夢就已經長出萌芽。1994年,在中國足球剛剛開始職業化改革之際,萬達就贊助了一支球隊,大連市足球隊借此改組為大連萬達足球俱樂部。

萬達入主大連足球,王健林一度斗志滿滿。1994年開戰的首屆中國足球職業聯賽,大連萬達隊提前一輪問鼎甲A,大連萬達的足球王朝借此正式拉開序幕。1998年,大連萬達第四次奪得聯賽冠軍,同時也成為了第一支奪得中國職業聯賽三連冠的球隊,大連萬達甚至還曾創下聯賽連續55 場不敗的紀錄。

1998年的7月,萬達還獨家贊助了世界杯的預選賽,那時中場休息時放的正是《歌唱祖國》,王健林說那是除了2002年離世界杯最近的一次。直到多年后萬達年會上再次響起《歌唱祖國》的音樂時,王健林都難以克制住激動的淚水。

在《博客天下》的一篇報道中,王健林更是被描繪成了一個足球運動的狂熱愛好者:他幾乎沒有落下過一場萬達隊參加的比賽,哪怕是客場,他也會在比賽前一晚趕到。

不過,1998年舉行的足協杯半決賽,卻讓王健林產生退出中國足壇的想法。彼時,為了表示對于主裁判三個點球判罰的不滿,在比賽結束之后的記者發布會上,王健林當場宣布永遠退出中國足壇。

隨后,王健林和萬達集團正式退出中國頂級的甲A聯賽。1999年,萬達集團向大連實德集團轉讓俱樂部30%股份,球隊當年更名為大連萬達實德足球隊。2000年1月9日,實德以1.2億元的買下了俱樂部所有股份,俱樂部和球隊同時易名大連實德。

直到2011年,王健林再一次攜萬達以另外一種形式重返中國足壇。當年7月,萬達與中國足協簽署價值至少5億元的三年合約,此次合作主要限于青訓、裁判、國家隊、聯賽冠名等。

此外,在中國足協和萬達集團簽署的戰略合作中,萬達集團還將在3年內出資4000萬元贊助中國女足,并冠名中國女足超級聯賽,以推動女足運動在國內的復蘇和發展。

2015年1月,王健林在北京宣布萬達集團斥資4500萬歐元收購了馬德里競技20%股份。緊接著,萬達集團又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宣布以10.5億歐元并購瑞士盈方體育傳媒集團。

據了解,盈方是全球領先的體育營銷和體育媒體制作公司,該集團為一些最大體育賽事分銷轉播權,也是國際足聯指定為亞洲地區的足球賽事轉播獨家銷售代理,這些賽事就包括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和2022年卡塔爾世界杯。換言之,中國球迷看到的卡塔爾世界杯的每一幀畫面,都是由盈方提供的。

2015年8月,萬達集團再度拿出6.5億美元,并購美國世界鐵人公司100%股權。據萬達發布的通稿顯示,此次并購使中國首次擁有了一項國際頂級賽事產權,這是中國體育產業發展的標志性事件,并購后萬達體育也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體育經營公司。

同年12月,萬達體育控股有限公司全球總部落戶廣州花都區,其目標是成為全球第一個體育產業收入突破百億美元的企業。此后,萬達持續在體育領域開疆擴土。

2016年7月,萬達集團在北京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經中國足協、亞足聯、國際足聯批準,由中國足球協會、萬達體育公司主辦, 廣西壯族自治區體育局、南寧市人民政府承辦的首屆 “‘中國杯’國際足球錦標賽”將于2017年1月9日-16日在廣西南寧市舉辦。

2019年7月,承載了王健林體育夢的萬達體育,終于在納斯達克敲響了上市的鐘聲,開盤價6.00美元,低于此前發行價8美元。但截至上市首日收盤,萬達體育股價大跌35.5%,報收5.16美元,市值僅為7.2億美元。

據萬達體育此前遞交的招股書顯示,2016年至2018年,萬達體育的年收入分別為8.77億歐元、9.55億歐元、11.29億歐元,凈利潤分別為-2920萬歐元、7880萬歐元、5400萬歐元,毛利率分別為31.6%、34.6%、32.4%。

對于萬達體育的大手筆并購之舉,王健林曾對外解釋稱,文化、體育、金融等產業資源,特別是上游產業資源,基本已被歐美企業瓜分,想自己發展基本沒有可能,只有通過并購獲得。

不過,萬達體育大舉并購的舉動,也為公司埋下了一定的隱憂。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萬達體育的資產負債總額分別為18.82億歐元和18.92億歐元,資產負債率達103.26%、100.48%,連續兩年出現資不抵債。

03

債務壓頂,王健林的體育夢又碎了一角

2017年,隨著萬達爆發資金危機,王健林不得不在當時開啟變賣資產、斷臂求生的輕資產轉型之路。比如,當年王健林便忍痛將萬達文旅旗下13個項目的91%股權以及77家酒店,分別以438.44億元、199.06億元的價格賣給了融創和富力,為自己換來了喘息的機會。

之后,萬達體育旗下的部分資產也被王健林擺上了貨架。2020年7月21日,萬達體育發布一則公告稱,已經完成了世界鐵人公司的出售,轉讓價格為7.3億美元,獲得了3.8億美元的凈收益,而萬達體育出售世界鐵人公司的理由正是為了減輕負債。

此后,因為疫情在全球肆虐的原因,國際上的不少體育賽事因此受到影響,再疊加出售世界鐵人公司等因素,由王健林一手打造的萬達體育業績和市值都遭到了一定程度的打擊。

最終,萬達體育于2021年1月29日從納斯達克退市。截至當天收盤,萬達體育的市值為3.45億美元,較上市首日市值縮水超過一半。

隨著疫情對全世界人民生產、生活的影響逐漸消退,萬達體育的元氣慢慢恢復。2023年以來,萬達旗下盈方體育先后延長與國際田聯室內巡回賽、蘇格蘭足球聯賽的媒體合作協議,又拿下了德甲籃球聯賽的獨家營銷權。

去年6月,盈方體育又獲得了2026年至2032年多屆奧運會在亞洲22個國家和地區的獨家轉播權。在足球領域,盈方體育還負責包括英超、意甲等聯賽在部分國際市場的轉播權銷售。

眼瞅著萬達體育業務逐步走上正軌之際,市場上卻傳出萬達集團或掛牌出售盈方體育的消息。去年8月,據美國體育商業媒體Sport Business報道,萬達集團已聘請德意志銀行為其出售盈方體育的顧問。

另據路透社報道,盈方體育發言人表示:“我們確認,盈方已與股東萬達體育集團,一同啟動了戰略審查程序,以找到一個值得托付的戰略投資者。”

有消息人士稱,該過程尚處于早期階段,可能需要數月時間才能完成。目前有私募股權公司正在關注盈方,成功的買家可能是財力雄厚的投資者,因買家需要支付體育版權所需的最低擔保。

據中國房地產報報道,對于外界的傳聞,萬達集團回應稱,此事項暫無官方口徑。一位接近萬達集團的人士表示,出售盈方體育傳媒消息屬實,“此舉屬于資金騰挪,意在自救。”

事實上,過去一年王健林的日子過得并不舒坦。為了幫助珠海萬達商管減輕懸在頭上的對賭壓力,王健林開啟了瘋狂“賣賣賣”的模式。而“白衣騎士”們向王健林伸出援手的同時,王健林為此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不僅大連萬達商管于珠海萬達商管的持股比例驟降,甚至王健林還讓出了萬達電影的實際控制權。

在外界看來,盡管王健林此前曾表示,管理層有計劃通過拓展并購,將盈方體育傳媒發展成為全球規模第一的體育產業公司,并透露盈方本身就是盈利公司,而且未來預期良好,但在如今這樣的境況下,王健林出手甩賣萬達體育的核心優質資產也并非是在意料之外。

在市場人士看來,此番萬達傳出因未能按時支付與國際足聯合同中的預定款項被停止贊助權益的消息,意味著由王健林掌舵的萬達、以及承載了王健林體育夢的萬達體育,還遠未到警報解除的時刻。